人物

续写文原创腹黑帝君甜宠文东华凤九

字号+ 作者:万博为什么那么火 来源:未知 2017-11-28 10:33 我要评论( )

还原电视剧人物性格特征,选文:一位身穿淡粉色霓裳衣裙的少女正在床上熟睡,她眉宇间蹙着,像是在梦中呓语,手里的小拳头像是在害怕失去什么东西紧紧抓着被子,嘴里低喃着~一段段刻骨铭心的话语浮出在梦中,我会,倘若我没有在三生石上抹掉自己的名字他我

  还原电视剧人物性格特征,选文:一位身穿淡粉色霓裳衣裙的少女正在床上熟睡,她眉宇间蹙着,像是在梦中呓语,手里的小拳头像是在害怕失去什么东西紧紧抓着被子,嘴里低喃着~一段段刻骨铭心的话语浮出在梦中,“我会,倘若我没有在三生石上抹掉自己的名字他我会喜欢你。心中埋着的记忆全都涌现出来,还有他那绝情的话在脑中萦绕不开“那不算什么,你与我在凡尘那劫只是渡劫,你不要对我抱任何希望,没用,你我没有。

  东华抱着凤九走出太晨宫。东华每一步都走的特别稳特别慢,生怕会吵醒怀里的她。脸上是道不尽的柔情似水。琉沙在太晨宫门口的角落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不敢相信的站起身来,直直凝视着他脸上的深情,那一副温柔的模样曾是她做梦都想梦寐以求的。琉沙一直以为,他是昔日掌天下人的天地共主,他是石头里蹦出来的神仙,是不会有感情的,是不会有柔情的一面的,所以她也习惯了他一直对她的漠不关心。可是她今天却看到了另一个他。

  现如今四海八荒,青丘白浅与天族太子夜华于上月完婚,过着幸福生活,凤九自继承青丘女君以来已有300百余年。青丘这里依然景色宜人,狐狸洞内,窗外下起蒙蒙细雨,一位身穿淡粉色霓裳衣裙的少女正在床上熟睡,她眉宇间蹙着,像是在梦中呓语,手里的小拳头像是在害怕失去什么东西紧紧抓着被子,嘴里低喃着~一段段刻骨铭心的话语浮出在梦中,“我会,倘若我没有在三生石上抹掉自己的名字~我会喜欢你”~凤九梦到帝君从金猊兽下救下自己的情景~

  ~困在锁妖塔时的样子, 在凡间他许下的承诺,他在雨中背自己,喂自己吃药……心中埋着的记忆全都涌现出来,还有他那绝情的话在脑中萦绕不开“那不算什么,你与我在凡尘那劫只是渡劫,你不要对我抱任何希望,没用,你我没有” 哪怕是睡着了,床上的女子也在默默流眼泪,她梦到有人轻拥着她的身子,有一只很温柔很暖和的手抚在自己的脸颊上,额间凤尾花处印下的那一个轻吻~

  她是做了3百年的女君,从前的她活泼开朗,懵懂又带点可爱与,平时闯祸遇事只会自报的小狐狸,如的温柔可人,我见犹怜,性子也开始沉稳起来。在人前她是青丘的女君,她是个出身高贵的小帝姬,既生的美丽又有狐族爹娘姑姑疼爱,生活无忧无虑,继任女君后,她更是以坚强,冷漠,懂事,的面目示人,所有人都羡慕她所拥有的生活。

  偌大的太晨宫恢复了往日的安静,一紫衣银发的男子正在榻上姿意坐着,手里拿着一面法术变的铜镜,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铜镜里那个手握串金玲静静哭泣的女孩,只见平时鲜有情绪的他终于露出了一脸怜惜的深情,眉蹙的更深了些,眼圈有些红。

  看来我拉着你陪我下棋对你还是有帮助的,老凤凰你能不能别整天说瞎话,我本就生的聪明,这棋艺当然也一样。白真毫不客气回答道。这时白奕上神走过来了,开口道:小五叫我青丘明日去一趟天宫议事。可是因为魔界一事?折颜问。二哥,我和折颜在上就听说魔界开始动荡的事,看来是真的。白真补充道。折颜和白真虽说是隐世的上神,但是他们除了游山玩水,同时也是知晓所有大事的。

  凤九今天早早地就起床了,穿了一件浅色及地的霓裳衣裙,显得更加美丽动人。看着镜中的自己,心里默着;帝君,今天你会在吗?哪怕只是远远的见你一面也好。

  “姑姑,小九好想你”凤九见到白浅就上前拥抱了下。白浅安慰着说,才多久没见我家小九越发清瘦了。─还不是想你想的─白真开玩笑道。在大殿议事的时候,凤九没有见到帝君,心里满满的失落感。

  成玉刚踏进太晨宫,三殿下就紧跟着进来了。连连说道:父君遣我过来请东华帝君到大殿上共同商议事情” “呃,是呀,既然是天君特意派人过来请,那想必是很重要的大事,” 成玉见帝君没什么反应又继续道,哎呦,小殿下不是也来了吗,这小殿的是越来越水灵了,虽然是清瘦了些,活脱脱一个大美人呀,这当女君果然不轻松呀~ 成玉拼命对三殿下眨眼色说道。不是,你眼睛抽筋了还是怎么回事。三殿下一脸懵样回答道,成玉翻了下白眼并小声道:白痴。三殿下突然明白过来,

  大聲道: 是這麼回事,這青丘小殿下是越發迷人了,這不,前些天白奕上神跟天君接連提起要為小殿下尋姻緣,也不知道哪位公子有幸得此幸事。哈哈。三殿下一臉奸笑地看著帝君。東華正坐在書房的榻上看竹簡,向他們這個方向掃了一眼,便沒再說話。成玉見過帝君~ 知道了,只聽到榻上那人緩緩的聲音響起。我就不信你這老鐵樹真就如此冷漠。成玉心裡道。

  大殿上的议事结束后。凤九并没有马上跟着折颜他们回青丘,一个人在天宫闲逛着,不知不觉凤九走着走着来到了太晨宫门口。凤九傻傻地站在門外,那双桃花朦胧的眼睛一直凝視著太晨宮門匾,害怕进去卻又迈不開步子轉身走。這時成玉,三殿下和司命走了出來。小殿下,這帝君老人家咱不理他了,天下好男兒多的是,成玉對著凤九說著。凤九心里有成千上萬的話想问,可是最後能问出口的只道了一句,帝君他還好嗎?司命微笑說道 「帝君一切安好,也已全部恢復,小殿下勿掛心」

  晚上,凤九喝的酩酊大醉,脸上红红的,那宛如婴儿般的肌肤衬托的更加可爱迷人,一点都不像平日里那个成熟,严谨坚强的青丘女君。凤九趴在桌子上嘴里不停嘀咕着 一个名字~ 凤九忽地站起身往外走,酒意充满了凤九整个大脑和身体。此时太晨宫内,东华正想和衣躺下,成玉和三殿下今天在书房说的那段话至今浮现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东华轻轻抱起凤九坐到床上,想要帮凤九换掉这身湿衣服,伸手帮凤九脱下湿透的外衣,挑开了那束衣带的璎罗。东华手指微微怔了一下,看着眼前身子半裸的美丽少女,红彤彤的脸蛋,那双美丽的眼睛,此刻阖了,长睫颤动,

  在眼底的青荫里映下一片迷离。樱妆的小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东华住内心的翻腾,细心地整理衣服,忽然感觉寝殿内的空气都让人变得燥热起来。说东华不动情是不可能的,毕竟是自己放在心上的人,凤九感觉到有点冷,身体往东华身上紧挨着,东华轻抚着她颤抖的身体,这时东华脸上映现出一片红,凤九迷迷糊糊的轻轻抬头,看到帝君深情的眼神,凤九开始不由自主的吻向东华,东华完全反应不过来,手滑到腰间,情动地搂着凤九的身体回吻起来。怀中的娇躯曾经是他疼爱了多少遍的。

  屋内,闪烁的珍珠灯光宛如星星点缀一般着凤九的侧脸,那闪亮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温柔的唇线,更加的娇媚动人,三生石中那深刻的记忆透过那残损的日光,彷佛无数碎片纷乱而急速地拼接,又迅疾地迸散开来。许多杳渺的往事犹如夏曰雨荷,缤纷开落,又如流星陨雨,稍纵即逝。那种感觉欢跃而恐惧… 心中徒然一沉,东华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轻轻的拥着她,目光深邃参杂着许多无奈,最担心的就是有一天天劫会在她身上。

  明月斜照璨璨生辉。凤九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睡在帝君的榻上,四周一看空无一人。看着穿在自己身上的白衣淡裳飘飘飞舞,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双颊晕红,脸上滚烫,胸中充盈着甜蜜的幸福,而心底却兀自不敢相信。唯有淡淡的喜悦宛如春风,缭绕不息。~怎么办呢?我怎么会跑到……凤九轻咬着指尖傻傻地说道。然后蹑手蹑脚地出太晨宫。

  西天暮云飞舞,缕缕霞光灿烂地照着她的侧脸,那嫣红的笑靥令苍茫的暮色陡然明亮起来,彷佛一株海棠在春风里舒张怒放。忽然,凤九闻到断断续续的脚步声正在向她逼近,脸色微变,转身一看身后已站着数百名黑衣怪人,领头的黑衣男子脸上纵横交错布满了青淤血痕,历历分明,触目惊心。凤九心里想:竟有如此丑陋的人,突然眼前黑光怒舞,火气袭人,一道绚丽黑光向凤九劈来,凤九马上翩然飞起,御风踏空闪避,只见那人黑光怒放,“轰” 的一声震天巨响,一道赤黑火球怒射而出,撞在凤九的上,哧”地一声,凤九吐了一口鲜红的血;身子蓦地一移,这时一个身穿黑红色衣袍的高大男子从天而降,他只是挥了挥衣袖,一道冲天紫光就把那一片人击倒在地。那是怎样一张宛若天人的脸,那超凡嫩白的皮肤比女人还要水嫩,无法用言语描绘出来,瀑布一般的一头紫发在空中漫舞飘飞,也不知怎么的,迷迷糊糊好像看到他冲那丑八怪怒瞪了一眼,他们就跪了下来,齐声喊 :“魔~尊 !此女乃青丘女君!传闻都说吃了九尾狐的 心 能 让....... ‘“滚” !那人不耐烦地大声道。一片人便脸色惨白恭敬地退下了。” 紫纤夜“ 天生一副俊俏皮囊,魔界高深,统领魔族一族的魔君。传闻他是一个嗜血成魔的大。只见他优雅地飞下树来走到凤九面前,半抱起昏倒的凤九,看着怀里这娇媚动人的容貌他微微怔了一下,阅过无数妖娆美貌的女子,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子让他不由地生出一种莫名的悸动。 突然亮起一道眩目无匹的银刀,如狂浪林涛汹涌席来,“砰” ! 幻光飞舞,照的天地泛起白光,紫纤夜交错后退一步,此时林叶翻飞,闪烁,瞬息间将那人的冷峻脸容照的雪亮。 一身紫袍衣裳在凌空飞舞,四周着炽焰的东华帝君 抱着凤九站在满山遍野的红叶丛中,目光嗜血身冷冷说道: “她不是你能碰的人” !看好你们魔界的人喽,若有下次,就算不开战,本君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紫纤夜闻言没有丝毫,上下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魔魅气息,桀骜不逊不紧不慢道:”这不是东华紫府少阳君吗, 自当年兽神古狼被封印以后,果真是好多年不见了,如此轰动四海的大事,帝君现在也是风光无限呀!东华并没有理会,只是神色焦虑地注视着依偎在他怀里的人儿。担忧的冷冽眼神在四处查看她的伤处。哼,轻哼一声了一声!“我倒是要看看,古狼解除封印的话,你的!紫纤夜戏谑又恶狠狠道。说完便一跃飞走了。东华将凤九平躺在草丛中,即刻真气运转,将真气凝聚在一起过渡给凤九。

  半个时辰后,睡在榻上的女子,秀眉紧蹙,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水波迷离的眼睛缓缓张开,映入眼帘的依然是熟悉的寝殿,熟悉的气息,还有那张熟悉难忘的脸孔,渐渐放大在自己眼 前,忽地心中大惊。”帝,~帝君。凤九虚弱地叫道。身子慢慢起身坐起来,凤九轻轻地动了动。 东华紧跟着声音不大不小地说道:“近些日子,魔界动荡,你无事不要到处走,或是去找你四叔,不要单独出门 ” 凤九波光粼粼的大眼睛深情款款地看着帝君,一眨不眨的,也不知道她有没听见,东华又问了一句 : 你听见没 , 凤九这才回过神来低头低声道:“ 我四叔和折颜总是不见踪影的” 看到她宛如一只做错事的孩纸一样低着头,东华又调侃道: “三百年过去,怎么说你也是女君了,这岁数也是长了,可这修为是不是也该有所长进才对” 凤九知道帝君是在故意取笑她,也没在说话,只是头低的更低了些; “好了,既然你已经醒了,就回青丘吧” 东华继续说道。 凤九听到帝君要赶她走,心里一急,立马佯装连着咳了几下,故装作很是虚弱的神态道:“ 可是凤九觉得还是闷闷的,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然抬头偷偷的看了帝君一眼,想看看帝君有没有自己,发现帝君也在看着她,凤九本来白皙的脸蛋忽地染上一晕,怕他会立刻赶她走似的,凤九乖巧地趴在他的怀中虚弱地说道 ; “凤九只是想多呆一会” 看着她泪眼朦朦的样子,东华什么也没说 , “ 如果,我是说如果,凤九 今天死了,帝君你会一直记着凤九吗?” 凤九温情问道。 “ 不会, 我不会让任何人你 ” 东华坚定地说道。

  森沙世界,这是一个与的之地,并被父神设有结界。除却几位高深的上古神仙,无人能踏进此界。上古时代,这里是兽神古狼出世的地方,也是的。兽神古狼,拥有与父神一样高深的,同时是魔界的魔尊。那时候兽神炼丹,于是用生祭活人,神仙的仙体,鬼魂进行活祭。四海八荒的神仙都束手无策,后来父神与东华紫府少阳君 (也就是现在的东华帝君)合力用封神剑将兽神封印在沙森世界。

  后来父神与东华紫府少阳君 (也就是现在的东华帝君)合力用封神剑将兽神封印在沙森世界。就算是父神当年也只能是将他封印在此处,并不能。因为兽神吸收了天地间仙体的精华,其已成为邪魂励魄。后来父神身归混沌后,东华去了古浪林斩杀了十日鸟并获得其守护的罩天砚。利用罩天砚加固对兽神的封印。并派了天兵战士和琉沙一族一直驻守此地。

  窗外朝霞流舞,紫云合璧,万道晨光怒射喷薄,天地陡亮。司命在一旁俯身道:“帝君” ,“小仙已安全送小殿下回青丘” 。

  “本君近日观星象,本君的天劫将至,” 东华不紧不慢的声音响起来。 司命闻言脸色一变紧跟着道:“帝君乃与天地同生的神仙,何来大劫之说?请帝君赐教。” 只听东华缓缓说了几个字: “所致” 。 司命闻言大惊说道: “帝君” 可是与…… 司命话还没说完,东华就紧跟着认真嘱咐道:“ 无论我以后发生什么,好小殿下,还有,不要告诉她” 。

  瑶池宫座落于淼淼瑶池正中,由一百三十六座宫榭亭台、三百条廊画道,彼此曲折穿梭,迤逦环合而成,巧夺天工,犹如海市蜃楼。亭阁之间,密植奇花异草,争妍斗艳。十八里瑶池宫,水晶窗栏,玲珑剔透,琉璃飞瓦,金碧辉煌,在瑶池雪山、碧草野花的映衬下,更为壮丽瑰奇,如诗如画。

  凤九走进瑶池的时候,四神仙都被这个倩丽的身影吸引了过来,衣诀飘飞,衣裳漫舞,款款而行,异常的靓丽耀眼。然而凤九并没有注意到旁人的羡羡目光,她那眼波流转的眸子一直在寻找那个紫衣银发的他,

  凤九心想:好漂亮的女子!可是不知怎么的,凤九就是打从第一眼就不喜欢这白衣女子。帝君冷冷道:“可是兽神那有什么异动 ? ” “ 禀告帝君,兽神封印近日的确有异动,封神剑的力量也在减弱。

  琉沙轻轻跟在东华后面,最后,含情脉脉地叫着:“东华”,你,你过得可还好?那深情的眼波迷离地都能掐出水来。站在走廊另一边的凤九正默默地看着前方的2人

  神魔之井 与 万劫深渊 接壤,乃是魔祖与神将轩辕争夺天下,战败时打开通往异界的通道 ,即 可一步跨越两界,也可坠入万劫深渊,迄今为止,还没有从万劫深渊中逃脱过 )

  此时魔界的天空,阴沉而灰暗。殿中坐着一位黑红色长袍大衣的俊俏男子,他─就是天魔紫纤夜。魔界在他的治理下,蒸蒸日上,繁华安乐。

  空气中着冷冷的气息, 无事就退下吧! 只听见那冰冷刺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站在身后的琉沙看着他那数十万年一如既往的冷漠表情,

  凤九一袭粉纱白裙在日光下闪动着光泽,款款跑向东华,那瘦弱的娇躯,翩然而动让里一动,黛眉之下的大眼睛宛如天真无邪的精灵般扑闪扑闪的的显得及有灵气,整片大地都变得光亮了许多。只是那水灵的眸子泛着丝晶莹光泽。看的东华心里也开始一阵 心慌!

  “ 我 刚 听 到 他们 在议论,兽神出世的话,你会就会应劫, 是真的吗 ?” 凤九忍住哭泣,娇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问道,

  东华眸光微眯 低沉的声音响起 自然不是真的 “ 你看我这副模样像是快要死的人吗?

  看着她白皙的脸蛋,脸色越发的苍白,那双动人的眸子里满满的担心,东华担心她不相信编了几句话,继续耐心解释道:

  ” 司命应该也跟你说过,我是曾经的天地共主,我要是应劫的话,我还会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吗,那不过是一些无稽之淡罢了,你不必放在心上。

  凤九听到东华这样说便想起司命曾对她说过的话,” 帝君是天上地下唯一一个从石头里生出来的神仙 “ 命硬的很,帝君要是应劫,肯定会同悲。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然轻轻的投进东华的怀抱,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袍,柔声低喃道:不管怎样,帝君生,凤九生,帝君死,凤九也绝不会独活。“

  周围褶褶日光,璀璨夺目,仙台四周种满奇花异草,流光溢彩,一片,听着着怀里人儿的话,闻着身下女子飘来的缕缕幽香,东华心中一空,眼底尽是心疼 ,心中仿佛是缺了一块角落,伴随着锥心的疼痛,那股子疼的窒息的感觉,令他难以呼吸,眼角滑落了一行泪。

  这一幕在别人眼里看着却是额外的刺眼,一女子站在角落里地看着一幕,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一脸的深情,那温柔的眼神曾是她做梦都在梦寐以求的。琉沙一直以为他是个不沾没有感情的神仙。

  ” 原来你不是无情,只是对我无情罢了 !“ 琉沙嘲笑自己般说道。凄惨的泪水掉落在地上,化成美丽的雪花................

  折颜闻言道:” 这个我知道, 传言九重天珠只在魔界的 神魔之井 出现过。上古至今无人知道其踪迹,而且魔界洲岛众多,地势诡异,鬼山渊底世界众横交错,我们都不曾涉足过, 你有把握吗?”

  天空暗红,大地流火,一眼望去是广袤无垠的平原,地面光秃秃的一片,散落着一块块小石子,土壤呈深红色,沙砾遍地。整个大地似乎都在流淌着恶心的血液,惊心动魄,使人昏眩。处处可见猩红的山岩,时不时还有一些魔兽在天空中掠过。

  只见一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男子独自一人坐立在此闭目养神。额前紫色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只见那原本漆黑的眼眸突然变成火红色像簇火焚烧般甚是吓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